投稿有奖励 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发表文章 | 签到
站内公告: 本站每日不定时更新大量技术福利软件,都是自己测试可用再发出的,非某些垃圾站不测试发问题一大堆。另外本站广告鱼龙交杂 站长不担保 请自行鉴定 如遇欺诈广告或者损害用户利益请第一时间联系管理员处理!可以ctrl+D把本站加入收藏,以方便日后访问!
广告位招租 首页_2 首页_2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值得一看 > 每日娱乐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每日娱乐 > 文章

男子刷礼物骗亲友

时间:2018-12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小乐 - 小 + 大

长沙晚报掌上长沙12月12日讯(记者 邓艳红) 为了给喜欢的网络女主播打赏,男子刘某以各种名义骗亲朋好友的钱,因此还闹得离了婚,但仍执迷不悟。今天,雨花警方通报了这一案件。

作者:李嘉 资料图

今年9月30日,刘某以共同做项目为由,向同事胡某要来几万元的启动资金。随后的一个多月中,刘某又3次向胡某追加项目启动资金,一共12余万元。此时,胡某感觉不对劲,于是多方打听,却被告知根本没有所谓的项目。胡某当场懵了:刘某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?意识到自己被骗后,12月6日,他立即拨打110报警。

雨花公安分局同升派出所民警接警后,迅速投入到调查工作中。而此时,刘某却突然向胡某发来一瓶农药的照片,难道他想不通要自杀?情况紧急,民警在多部门协助下,找到了刘某所在的大致区域——湘潭市雨湖区。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,民警地毯式地实地摸排走访。经过3个多小时的寻找,终于于当天晚上在湘潭市雨湖区某村找到了刘某。

现场有惊无险,刘某根本就没想自杀,只是找来一个农药瓶子吓唬胡某。

讯问中,刘某承认了自己虚构投资项目骗取胡某钱财的犯罪事实,并称骗来的钱款全都给网络主播刷礼物了。据介绍,2016年时,刘某就以各种名义骗来亲朋好友的钱到直播平台消费,他的妻子因此还和他离婚。然而,时到今日,他仍不知悔改,又以需要项目启动资金为由骗来胡某的钱继续消费。民警问其为什么执迷不悟,他称如果将网络主播捧红了,主播会返还他一些资金。

目前,刘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女粉丝侵吞公款打赏男主播 月入两三千却豪掷490万称可减压?

武汉这名网络直播的女粉丝可谓疯狂,为表达对男主播的喜爱不惜侵吞公司资金500余万元,其中490余万元全部用于了打赏男主播。楚天都市报记者昨从硚口区检察院获悉,担任某大学后勤公司出纳的女子杨某,因涉嫌职务侵占罪于上月10日被批捕。

现年39岁的杨某非常喜欢看网络直播,遇到“对胃口”的男主播,便会不断打赏。直播间内的杨某,出手打赏很是阔绰,给喜爱的男主播刷起礼物来很是豪放,“火箭”“潜艇”等贵重礼物一刷就是好几十个,是直播间神秘的“大神”。而在直播间外,杨某其实只是一名普通上班族,月收入两三千元,家庭条件也一般,手头并没有多少钱。

据查,杨某于2016年7月通过网上应聘,进入武汉某大学后勤服务有限公司担任出纳。当年8月起,她就开始利用职务之便在公司资金上动起手脚,一开始侵占的资金数额并不大,每次将小额的钱从公司的加盟商账户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,作案后她也曾担心,但是并没有人发现异常。于是,杨某的胆子越来越大,开始一次性将数十万元不等的公司资金转到自己的账上。

近两年里,杨某总共侵占公司资金500余万。直到今年7月底,公司财务经理发现杨某做的账务与银行账务流水对不上后开始追查,终于发现她侵占公司巨额资金。截至案发,杨某侵占的资金中,490余万已全部打赏给了网络男主播。

8月8日,杨某投案自首。据她交代,自己也记不清到底打赏过多少位主播,看过的节目太多,看节目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就是想给主播们打赏。她回忆,自己最大的单笔打赏金额大概是2万多元,打赏男主播时感觉释放了很多压力。目前杨某侵占公司巨额资金案还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因为给主播打赏而发生的热点事件不少。此前因为涉及未成年人,有些平台和主播考虑到社会影响,选择了“退钱买平安”。可是上面这起打赏事件,当事人是成年人,钱估计很难要得回来。

最近看了一个新生代就业观的调查,发现超过一半的人,最向往的职业是“主播、网红”。很多人眼里的大问题,在另外一些人眼里却不是问题,我们可能忽视了一个重要问题,那就是直播的利润来源是什么。回答只有一个,那就是打赏,除一些消费类直播、专业性直播外,几乎整个直播行业都是靠打赏支撑的。如果没有打赏,即便给直播行业贴上的所有标签,都不能阻止其直接从春天进入冬天。

了解直播的人都知道,看直播的人多,真正打赏的人少。一个主播,哪怕每次直播都能吸引数万人观看,如果没有几个实力消费者支撑,“星光”也十分黯淡,不可能支撑起对“网红”的向往。所以,不要看一些直播平台声称吸引了多少粉丝,真正支撑业绩的却是金字塔尖的极少一部分实力消费者,他们也往往被称为“大哥”“大姐”。杭州那个一个月打赏女主播十几万元的男子,大约可算是直播间的“大哥”。

这些“大哥”“大姐”,看似都是有实力的人,其实不少人是“打肿脸充胖子”,比如那个杭州男子。即便实力消费者,也存在相当大非理性,有些人一天消费几万,在主播有比赛时甚至消费几十万,远远超出了收入水平。“大哥”“大姐”给直播主播打赏如此疯狂,以至于不少人其实不是去看主播的,而是去看打赏的。几乎每个直播平台,都传说一些“大哥”“大姐”因为打赏而破产的事。这些非理性消费者,是直播平台和主播最喜欢的“金主”。

这几天,在一个直播平台看到一位实力消费者的忏悔。这个众人嘴里的“大哥”,刚刚回甘肃老家参加了侄女婚礼,五年来家族成员第一次大聚会,兄弟姐妹们“生活还不是很好,而我打赏主播就上千万,的确有些愧疚”。据他介绍,“我们几乎都是背着老婆在玩陌,没几个敢告诉家人自己打赏了主播几百上千万,否则家人一定认为我们疯了。的确,抽离自己看自己也一定觉得自己疯了!”他还反思,要满足现在的消费,实体经济至少日营收要在200万左右,年营收7个亿,“疯狂刷的时候又有几个不是在刷往期利润和现金流呢?”

很多打赏者开始都是抱着玩玩的态度,可玩着玩着就把自己玩进去了。他们被所谓“大哥”“大姐”的标签绑架,产生了心魔,甚至陷入了“斯德哥尔摩综合征”。一些事业成功者,开始可能真是“不差钱”,可巨额打赏不是一次砸进去的,而是无数个日日夜夜积累,就像一个漩涡,慢慢滑向中心。有哪个创业者有这么多精力和财力可供挥霍?即便确实不差钱,也未必有那个时间啊。可悲的是,有一天“大哥”把自己挥霍得一无所有,或者逐渐回归理性之时,屏幕上曾经笑靥如花的主播,抛来的只有冷若冰霜。

这段忏悔值得所有打赏者反思:有多少打赏主播者没有瞒着家人?有多少打赏主播者可以坦然面对家人?可以说,整个直播行业都在有意无意制造和助长非理性,在平台和主播眼里,一个个粉丝,包括所谓的“大哥”“大姐”,只是一条条鱼,榨不出油水了,大不了换一条就是。走进平播圈,会听到很多打赏悲剧,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,打赏悲剧也就不知何时才能终结。

来源:综合 长沙晚报

流程编辑:郭丹

上一篇:南京女子大闹地铁

下一篇:患者刀刺日本医生

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,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,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本站一切资源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有侵权、后门、不妥请联系本站删除

投稿邮箱:1372234654@qq.com 广告位购买QQ1372234654